©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妖猫传——2017

我在这部电影的里看另一部我希望能看到的电影。

那部电影在这部电影里是有一点魂魄的。

但是不够。

希望凯哥能再实一点,再低一点,再细一点。

讲一讲整个民族都能共通感受的美与忧。

看到李白的眼泪我也流泪了,那种颤栗,恐惧,忧伤。

就像但丁感叹:时间啊,你慢点走。

美的坍塌,盛世的坍塌,在我们的民族史上,有多少次?

那种仿佛再一伸手就可摘星,再加一把柴就更辉煌的时刻,周而复始出现在我们的历史书上。

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

走鸡斗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这种感叹国人总结过太多次了。


蓝色骨头——2014

太可惜也太可气,
我刚刚见到你,
你是春天里的花朵,长在了秋天里。

再复杂再宏大再隐秘再险恶再难以言说,都要讲爱情。
还好有爱情,让人可以顾左右而言他。
爱情是个通用修辞,可以用来借代隐喻一切。
这样想想,爱情好累啊。
一群群如意不如意的人儿,一肚子话,面面相觑没法说,叹口气,都开始讲爱情。
当初皮特版特洛伊,就觉得有一点印象深刻,Paris的爹知道大战难免,看着小儿子和海伦叹口气,老国王说:是为了爱情么?为爱情起战争还是好的。
当初心里一片不屑,现在也就,算了。

读书随记----cmbyn

Alma de mi vida.

1. If not later, when

I was going for the devious smile that would suddenly light up his face each time he'd read my mind, when all I really wanted was skin, just skin. ----此处忍不住笑出声。

We were—and he must have recognized the signs long before I did—flirting.

这个破折号也是有点搞笑。

if...

夏日已尽

看完无限伤感!
所谓他人酒杯,自家块垒!
心里响起老莎的诗,到那句永恒的夏日永不褪色,哀凉涌上心头。
这电影很美好,美好到有点惶恐。它有种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自由典雅气息,它属于童年,属于启蒙时代,属于上个世纪,和这个狂飙突进浮躁粗砺的时代简直不相容。
仿佛青绿山林间一只鹿的回眸,也许只是一个回眸,多害怕只是一个回眸,一闪而过,不过是来道别!
这个清晨,是个复杂的清晨。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读书随记

小时候读水浒读到李逵杀小衙内,心里愤怒,就想把这书一脚踢开,把里面所有人骂个遍,然后非常见不得李逵。

虽说少不读水浒,不过小时候很多人也读不懂水浒。

如今再读,读懂不该怪李逵。

小衙内被李逵劈死在树林,朱仝怒火中烧,一路追着李逵闯进了柴进的宅院。吴用雷横现身,拜倒,说:

“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

朱仝不依,对众人说:

“若要我上山时,你只杀了黑旋风,与我出了这口气,我便罢!”

——当初读到这里,觉得朱仝硬气,现在再看,心里叹气。朱仝这种周全人,若真要杀,自己动手便是,说什么要别人动手给自己出气。全是气话,自己都知道当不得真。


李逵怒道:

“教你咬我...

读书随记

石秀杨雄这一篇故事,真的是非常邪典。杀潘巧云这一段,实在恐怖。翠屏山上,石秀剥光了潘巧云的衣服,杨雄把她绑在树上,当着她的面杀死了丫鬟迎儿。

潘巧云哀求:

“叔叔,劝一劝。”

石秀回答:

“嫂嫂,不是我。”

这一问一答,真是邪性。读到这里,只觉得石秀此时妖异冲天,脸上的得意冷笑都要透纸而出。毛笔写到这里,毛笔都会发凉。

然后杨雄持刀,先是割掉了潘巧云的舌头,再用刀从胸口把人剖到会阴,挖出五脏,挂到松树上,最后,杨雄把潘巧云分尸肢解。

杀完人,两人商量好去投梁山,扬长而去。

最后发现案发现场的,是山下等待的轿夫。读者们此时已经目睹了凶案发生过程,知道轿夫们上山会看见鲜血淋漓。但是...

读书随记

以前不爱水浒,如今重读,心里叹服,真是奇文!

写的真是细,真是稳,真是冷静,真是老辣!写惊悚,探案,刑侦,黑帮等等的人可以细读水浒,向老前辈取取经,看看这座中式奇峰。

石秀趁夜杀胡头陀和裴如海,是在天将破晓之际。他杀了人,剥了衣裳,摆好刀刃,设成了局,自如的走了,回去睡觉,地上是光裸两条尸体。水浒里杀人无数,且看施耐庵怎么惊人肝胆。

他不去写尸体惨状,笔头一转,写城里有个卖糕粥的王公,这么一个路人甲,不过是为了带出案发现场,施耐庵却加了许多笔墨。他设计了王公是卖糕粥为生,还为他取了姓王,也不就直接说卖糕粥的老头,还说他带着小儿子,点着灯笼,五更天静悄悄早起卖粥,路过现场,王公被尸体绊倒,...

九州牧云记胡扯

B站首页推了几个视频,随便点开看,把三对人马大概认清。
光看设定,草原启示录那对有趣一点。虽说台词啰嗦又无聊,但这队chemistry较强。
吴克周一围对前饲主真仇敌冷脸男人婆公主说:“你心里有我。将来,我要做天下王,然后让你做我的大閼氏。”
一心要做个好汉子的公主内心震动,冷着一张很像张爱玲《心经》里小寒的脸——神话里小孩子的脸,圆鼓鼓的腮帮子,尖尖下巴。极长极长的黑眼睛,眼角向上剔着。短而直的鼻子。薄薄的红嘴唇,微微下垂,有一种奇异的令人不安的美。为了这张脸我忍不住看下去了。
公主不知咋的,就饶了吴克一次又一次,然后发展着发展着公主就想做他的大閼氏了?!
~~~~~~~~~~吐槽分割线~~~~~~~...

James Ivory,E.M. Forster及其他

当年看《看得见风景的房间》,觉得雅致精美之极。露西小姐的一头厚密长卷发,紧身白裙,在罂粟花田里被英俊少年揽住一吻,风吹花摇,他们俩也宛如摇曳重叠的花枝。美炸了!

后来再看《Maurice》,被那么多俊秀脸庞惊到,幼小心灵武断认定:英国出美男!看电影印象最深的是James Wilby抚摸Hugh Grant的头发,深情认真得仿佛可以抚弄到天荒地老。看完小说眼泪汪汪,再回看电影就觉得结尾最伤心。大特写里Hugh Grant怅然若失,一扇窗户把他锁住,眼前闪回剑桥的校园,Maurice微笑着向他招手,让他过来。这是青春的流逝人生的永别。Maurice那句深情告白:如果你离开我,我将在半梦半醒中度过...

野望

好想成为call me by your name十级学者!

读书随记


无聊重翻红楼。

空空道人访山,见到刻在石头上的文字,总结: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脂批写:八字就是作者一生惭恨。

生而为人,对不起!

和尚见了英莲大哭,说:有命无运,累及爹娘。批语说,八个字屈死多少人?又说,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了解一切,就能原谅一切。眼前浮现Sebastian的同学,小伙子对着一地呕吐物强做镇定的和Charles解释。

贾雨村庙中安身,卖字为生。批语说:想是过午不食的了。有点刻薄。前几天央视还做了期节目讲过午不食是否有益养生健康,特地请了两个医生来科普由来。想想有趣。

凤姐假意赚尤二姐,批语写:余读《左氏》见郑庄,读《后汉》见魏武,谓古之大奸巨滑惟此为...

我梨

我梨被淘汰了,一声长叹!
运势啊!
近几年大赛成绩一浪衰一浪,到到此般地步,真是意难平。
普兰德利差一点,孔蒂差一点,到文图拉这里已经是莫名其妙了!
回头看,我是多么惋惜你,巴洛特利。想起2014年就会难过,总觉得你的人生前面有堵看不见的墙!你真的是曾经充满希望能照亮球场的!看着有天赋的人蹉跎真是心痛。因为你,我对普兰德利心里一直有梗。
布冯同学,近几年发现布冯说的话都是那么恳切,那么真实,那么妥帖,我布是真的可以当发言人。
还有巴尔扎利,去年欧洲杯,今年失力,你的话总是打动我,你们这群老兵要走了!

追龙 2017

记几个点。

大事不妙的时候,子丹独立在高楼边沿,头顶是黑铁一样的天空,整个人孤傲冷酷,坚不可摧——可是,子丹此时已经是个瘸子了。我看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默念:盲人瞎马夜半深池23333。

子丹最后枪指鬼佬的那个怒发冲冠的大特写,有种罪恶之城的feel。

子丹对鬼佬怒喝:香港是我们的。子丹怒斥华仔:你真是反派当正派演。王胖子说这是他的香港往事。一时间,我心中五味杂陈,难以分辨滋味。

王胖子如此迷恋这一段故事。他把跛豪和雷洛送上高坛,贩毒受贿官匪勾结暴力恐怖对他而言都不重要,嚎叫香港是自己的人干的是毒害这片土地的生意,这意外么,稀罕么?认真想想,好像并不。

雷洛出逃国外,跛豪三十年囹圄出...

回乡记

多年不赶国庆五一的热闹,这次回家彻底傻眼。提前十天买票,直达车次已是彻底售罄,站票都无。我傻不拉几的点了抢票,在看着抢票十几万次失败后,还能悠然坐着和杨细腿一起吃饭把这个当笑话讲。

杨细腿,抬头,投来微妙的一眼:“你打算怎么办?”

“唔?”我迟钝的看着细腿。

“你这样是不行的。”杨细腿淡定的抽出手机。我呆傻又安然的看着细腿的手机,仿佛那个小板子比我的小板子高级似的,能搞出我抢了快一星期未果的票。

细腿当然变不出,但是细腿淡定又果断,就这一顿饭,定下了我接下来的整个假期的奔波。

“你这么走。”细腿把手机给我看,“先买一张从宁波到利川的票,然后中途提前在武汉下车。到了武汉就妥了,你自己搞...

乱-1985

色彩很棒。

演员的肢体控制真讲究。

第三城城破那一段太精彩。烟尘滚滚,赤红明黄加上氤着蓝的黑灰,弹幕有人说黑泽明学的油画所以如此,我倒是觉得这十分东方,十分日本。战死的武士脸上惨白透着灰青泛蓝,那种瘆人的蓝,加上质感粘稠的红色的血。这是东方的地狱图用色。

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想向后靠,远一点看,能看见流动的色彩。次郎的士兵铠甲鲜红,背上插着鲜艳的小旗,从上往下倾泻在鼓着烟尘的黑土上,真是洪流滚滚。

此片用光也是棒,那些夕阳斜射的金光,给人的身体镀一个金边。

Kaede,多亏了灌高,我是会念这个字的。枫夫人演得真好,她跺着脚对次郎怒喝到声音劈了那一刻,还蛮惊人的,非常的舞台剧。室内戏,是枫...

异形:契约----2017

契约号上的众人都是双双对对,大胡子爷叔两人也是一对,契约号宛如带着成对动物的诺亚方舟。

David对自己没有creation权利的愤怒,宛如太监被切掉丁丁剥夺生殖力之后的刻毒。中国武侠电影里这种情节太多了。巧得很,这两天无聊看了《剑奴》,莫少聪也是一样,咿咿呀呀的要报复一切。

繁衍种族的自然冲动,刻在碳基生物的DNA里。David作为不死的人造人,理应更超脱一些。不过伊这小心眼,只能说是嫉妒了,雷峰塔,金山寺,他寂寞又孤独。所谓一个人,没有同类,和聂隐娘里的青鸾一模一样。电影里有很多他悬镜照之的镜头,冲宵奋舞,面庞越来越扭曲,脑筋也越来越不清楚。雪莱和拜伦,已经记不清。他坏掉了,不再全知全...

Queers——2017

S01 The man on the platform

Ben Whishaw,一战故事,八集里面打头阵,现今最隽永动人的一个。一战太惨烈,而以此为背景的爱情故事都平添几分摧人心肝的伤感。

法国,亚眠,战地医院,湖水,草坪,金盏花,罂粟,雾气蒙蒙的车站。一个迷人的上尉,有着金色长睫,蓬松金发,浅浅酒窝,当他温柔的微笑,邀请你去狩猎蝴蝶,是多么难以拒绝,更何况周围是死亡围绕战火纷飞。即使心知他是你的大司命,你也会牵住他的手。

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
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可为?

他美好的像一个梦,仿佛是凭空的由阳光送来,是众神的宠儿,赤足的美少年,手持金箭,即使是林中狩猎,也是那么轻灵...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1991

有些电影蕴含力量。

人对于经典有时候会有些排斥。虽然知道打开这第一页,点击播放,你大概可能会进入一个深邃广阔的世界,领略无边风景,但心中有畏惧,那是种可能会过呼吸预感,溺毙在美酒蜂蜜的恐惧,攀登高山险峰的疲劳。沉迷需要力量,但人会犯懒。

就像当初看《教父》和《悲情城市》,都是同学看,我跟着旁边看,然后不得不心悦诚服。牯岭街我也是剧情人物名字关系采访分析评论前后全看过,但就是电影没看过。

然后,不看则以,一看,实在让人沉迷。

复杂,深邃,真诚,万种情绪都上心头。

看前半部分,我感叹,生为男孩子,实在很艰辛。

看到中段,父辈的倒塌,是多么让人绝望。

到最后,喑哑的女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发...

看电视

文艺作品永远反应社会

最近这些电视剧,多蠢,多傻,多恶心,多荒谬,多无耻,多莫名其妙,都不蠢,不傻,不恶心,不荒谬,不无耻,不莫名奇妙。越粉饰越有效果,越花心思越露相。

活脱脱的社会纪实,反应社会矛盾,折射社会取向,都应该认真观看,认真思考,写《中国电视发展考察报告》。

绣春刀2——2017

我震美炸。
但是故事情节就,就,就还是塌的,就逻辑而言,还不如1。
我震绷太紧了,导演可不可以不要把我震的英俊冷厉用这么尽啊,虽然他确实美如画。

美国众神-2017

感觉就,没钱啊!!!!

片头曲,看着心酸,梦回港片90年代。

配角演员非常出彩。


渡河,渡河

人间最大的意义,无非是观察。

我从很小时候就开始说这句话。现在回看有点,有点灰心。

哪能处处都是风景呢?

想来,也不是对烂风景没有准备。我从小就仿佛天启一样爱看各种灾难报告,不惧任何人间黑料,愿意了解,愿意知道可以不好成怎样,想把爱与恨都储备妥当。

可是哪晓得,有一种东西,叫无奈,叫莫明,叫枉然。不是好与坏,不是美与丑,不是黑与白。其实烂风景也是风景,而最不是风景的是无可适从。

想来简直庆幸,能直到现在才体会。前半生实在太简单,曾经我爱的我恨的,都那么值得,分明,没有一丝混淆。我特么简直理直气壮顶天立地到如今。

但如今,爱恨交加袭来如同水和泥粉,活生生被混凝土当头浇灌。

读书读书...

蒂凡尼的早餐----1961

到现在才把它看明白。小时候都是在电视上看,每次都没有完整看完。长大后觉得这是老熟人,前前后后八卦都了解,精彩片段看过无数遍,潜意识里把它划到已看里面。

不过也不止这一部,最近看老电影经常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就如同年轻人看老人,心里自动的敬老,却拒绝进一步的了解。现在自己成了个老人,也就怜香惜玉顾影自怜起来了。

这次看,有种特殊的感觉。看着奥黛丽,心里浮起丽莎 明奈利的脸。卡波特和伊舍伍德两位同志,心里爱怜的姑娘有点相似啊。

卡波特说不中意奥黛丽中意梦露,也有很多其他人说奥黛丽不合适。我现在再看,觉得梦露也不合适。卡波特写的这个人物里有尖锐刻薄的一面,被生活煎熬的女孩子笑脸迎人久...

林奕含

看了她的采访,感慨良多。

生活本身,有时候都被修辞所美化。和平时代,太多的修辞叠加在观念之上,让人迷茫不见人生本是一场战争。

人与人,本质是存在生存空间的争夺。

整个人群是一场零和关系。某些人进一步,某些人必然要退一步。

小林被逼,被抢,被夺,被害,直至活不下去。她的痛苦之大,是生存空间的剥夺,是所有活着的人能感受到的最大痛苦。


Decline and Fall----2017

看这剧纯粹是为Evelyn Waugh。

Waugh自己在文学史上的名声是讽刺作家,这片子的标签为喜剧。这里的幽默是那种英氏尴尬派的,带着忧伤。三集稍微乐一点的也就第三集前段,Paul准备结婚到入狱初。其他时候,哀伤如海潮。

Philbrick哀叹人生如戏,亦或是坐上摩天轮起伏上下,亦或是旁观他人嬉戏。Grimes在结婚前夜高喊:为什么没有人来警告我,婚姻是什么。那布满鲜花的走道通向的是什么?----苦涩啊!不过Waugh这真是一语成谶。他是写完这本书才结的婚,婚后没几个月就成名。后来妻子出轨,两人分手。这一次婚姻失败给他打击不小,改宗天主教,以及后续几本书里透露的对婚姻的不信任都是痕迹:...

女人们---宿敌S105

看女人群戏或是男人群戏,真是,有种放松的兴奋。

本集几位女演员的碰撞火花连连。

Joan游说两位提名演员委托她自己去做奥斯卡代领人,很有趣。

我对这两位演员不熟,不过二位的江湖地位观众一看便知。

第一位Gerry,Joan游说她连面都不见,一通电话便搞定。言谈中话题俗套无比,衣服首饰男人房子。每个人都有个标价,在Joan看来这一位都不用出大招,她有着碾压性的优势,名利是最滥的东西,用这东西收服人在她这里是最简单的了。女演员屈辱的答应了。Joan洋洋得意挂了电话,连人家最后一句话都没听。可是电话落下,弱势的Gerry悲愤又感慨的说:她需要这个。让好莱坞看看他们把她变成了怎样。

强弱瞬间...

Gone with the Wind 1939

不可否认心情低落,看事情也低落。

小时候看乱世佳人,总是会被斯嘉丽最后那一句话鼓舞:Tomorrow is another day。我知道有续书,书里一家人最后团圆,就跟着开心,也不管这书写得如何,谁写的,完全没想到去看,隐隐预感不会好,但就俗套的觉得某个地方某个小册子里有个四角俱全的结局,是郝斯嘉和白瑞德的安全屋,就好了。

最近无聊看宿敌,顺着Joan Fontaine,Olivia De Havilland一线看老电影,不免又看一遍乱世佳人。

小时候看这电影,看的是飘荡的大蓬蓬裙,热闹的舞会,是费雯丽惊人的美貌,上挑的眉毛,翠绿的眼睛,俏皮的姿态,是盖博的雪茄,宽阔的肩膀,那声轻佻的...

Suspicion《深闺疑云》 —— 1941

看完后突发奇想,这电影改成日本少女漫画会是怎样?

我几乎能想象那些线条,分镜,油墨在白纸上勾勒出秀美的下颌和瞪大的眸子。让谁来画呢?山岸凉子或清水玲子?

英格兰乡间,猎犬骑手聚集,眼看大家就要出发猎狐。可惜是黑白片,只能脑补各位的黑礼帽红骑装白马裤。一声嘶鸣,格兰特转头被骑在马鞍上驯服马儿生气勃勃的少女吸引。

接下来,两人逃开众人去田野散步。格兰特和芳登四爪相握非常扭曲的表演了一幕小熊猫打架,又萌又诡异。格兰特演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很幸苦啊!这个度太难把握了。要介于流氓动手动脚和小男孩欺负小女孩之间,还要带出万人迷风流不羁,我去,太难了。我简直觉得芳登的厌烦不是装假。这一场堪称奇怪的挑逗真是...

Joan的眉毛及其他

随便翻老照片,总算把心中看宿敌时的一点疑惑抚平。

宿敌里面兰姨顶着一双碳条一样的小新浓眉演着Joan,和我印象中的她总有些些差异。仔细一看,原来是因为我记忆中的Joan也就是她芳华最盛那些年。

那些年,她的眉毛,是和玛琳黛德丽,嘉宝一样剃成细细一线然后在眉弓上抛成或险或弯或平或落弧线的。这样的眉毛,加上配套的深眼窝高颧骨方下颌自有一股子别样迷人。只不过黛德丽和嘉宝的眉毛似乎木有Joan那么长,Joan经常是一双弯弓眉长挑入鬓。我猜她大概是天生眉毛比较浓郁,所以经得起剃?!那时候,她顶着大片光裸眼窝,一双细眉简直压不住宝光四溢的一双大眼睛,三白眼不要太明显。然后,大概是时尚变迁,她保持着眉毛...

《兰闺惊变》----1962

在没看过Joan Crawford和Bette Davis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就读过她们俩拍这部片时的八卦。

虽然这八卦琐碎兮兮看起来怪好笑的,我却一下就很喜欢她们俩。

真是很有生命力,很有劲头的女人啊!

Joan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敢作敢为豁得出去泼辣利落。不是每个小女孩都有为了逃避舞蹈课跳到玻璃碎渣上的勇气。当初看八卦看到这里就让我惊叹,有种世说新语里一群老头子看到小孩子就要预言:“乱天下者,必此子也。”的感觉。

那篇文章配的Joan的照片上她细眉挑如弯弓,长睫毛顺着眼睛的弧线洒下密密浓荫,石膏一样洁白的脸上亮着一汪薄薄下撇的油唇。于是我一下就觉得她是那种铁骨铮铮攻击型的女人,而且无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