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渡河,渡河

人间最大的意义,无非是观察。

我从很小时候就开始说这句话。现在回看有点,有点灰心。

哪能处处都是风景呢?

想来,也不是对烂风景没有准备。我从小就仿佛天启一样爱看各种灾难报告,不惧任何人间黑料,愿意了解,愿意知道可以不好成怎样,想把爱与恨都储备妥当。

可是哪晓得,有一种东西,叫无奈,叫莫明,叫枉然。不是好与坏,不是美与丑,不是黑与白。其实烂风景也是风景,而最不是风景的是无可适从。

想来简直庆幸,能直到现在才体会。前半生实在太简单,曾经我爱的我恨的,都那么值得,分明,没有一丝混淆。我特么简直理直气壮顶天立地到如今。

但如今,爱恨交加袭来如同水和泥粉,活生生被混凝土当头浇灌。

读书读书,有些东西,前人文字你早就读过抄过附庸风雅用过,但是要明白,如同现在这样彻骨明白,是必须要走过红尘,跌打翻滚,才咀嚼出点滋味,抹掉心头血自嘲,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妄自当年读过千遍其实一点都不通。

那些失意人,伤心人,无奈人,从前看来,不过是一群灰蒙蒙的影子,是隔河远立的魂灵。他们歌声优美,但仿佛不是真正活过,只是安慰寂寞的声音,没有生命,是耳机线传来的声波。

如今怎样?渡河,渡河,河水沾湿衣襟,走近些了,看清这些魂灵的样子,那眼泪是真的流进我心里了,他们活了,我心里那些爱却是凋零了。

我想要上这一课么?真的不想。为着我所爱的一切,我希望这一课永远不来。我走得近了,人生的样子要看得清了,仿佛被抱脸怪擒住,对于痛苦我从不介意,可是一切有代价。我不介意踏入河流,可我介意我口袋里那只小怪物,它一碰水就化。如果我能在渡河前把他远远抛在河岸,我丝毫不介意和它分离,我会欢喜的朝痛苦而去。

唯有爱能伤害,能刺痛,能摧人心肝!

渡河,渡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