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追龙 2017

记几个点。

大事不妙的时候,子丹独立在高楼边沿,头顶是黑铁一样的天空,整个人孤傲冷酷,坚不可摧——可是,子丹此时已经是个瘸子了。我看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默念:盲人瞎马夜半深池23333。

子丹最后枪指鬼佬的那个怒发冲冠的大特写,有种罪恶之城的feel。

子丹对鬼佬怒喝:香港是我们的。子丹怒斥华仔:你真是反派当正派演。王胖子说这是他的香港往事。一时间,我心中五味杂陈,难以分辨滋味。

王胖子如此迷恋这一段故事。他把跛豪和雷洛送上高坛,贩毒受贿官匪勾结暴力恐怖对他而言都不重要,嚎叫香港是自己的人干的是毒害这片土地的生意,这意外么,稀罕么?认真想想,好像并不。

雷洛出逃国外,跛豪三十年囹圄出狱,王胖子让他说:我现在是万般带不走,唯有孽随身!毒,追龙,王胖子用这个起名字,即使在他的逻辑里,这也是无法洗清解脱的。

其他的呢?其他的则暗含一些世间万物运行的朴素道理,足够让一个小男孩着迷,然后在成年后一再描绘这个故事。

男人们啊,基因里充斥的血腥味和杀意,几千年来的斗性积累,暴力和权欲沉淀在DNA里,他们眼中的世界必有一抹我所不能体会的颜色,真是有趣而让人想要了解。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