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读书随记

石秀杨雄这一篇故事,真的是非常邪典。杀潘巧云这一段,实在恐怖。翠屏山上,石秀剥光了潘巧云的衣服,杨雄把她绑在树上,当着她的面杀死了丫鬟迎儿。

潘巧云哀求:

“叔叔,劝一劝。”

石秀回答:

“嫂嫂,不是我。”

这一问一答,真是邪性。读到这里,只觉得石秀此时妖异冲天,脸上的得意冷笑都要透纸而出。毛笔写到这里,毛笔都会发凉。

然后杨雄持刀,先是割掉了潘巧云的舌头,再用刀从胸口把人剖到会阴,挖出五脏,挂到松树上,最后,杨雄把潘巧云分尸肢解。

杀完人,两人商量好去投梁山,扬长而去。

最后发现案发现场的,是山下等待的轿夫。读者们此时已经目睹了凶案发生过程,知道轿夫们上山会看见鲜血淋漓。但是施耐庵笔锋一转,他不让轿夫们看见读者们已经看见的一幕,他另起笔,让轿夫们看到读者们没看到的一幕。

轿夫们上山,看见成团的乌鸦,走到近处,驱赶开嘈杂一片的鸟雀,才发现树上挂着的内脏,和树下的尸体残骸。

多么合理,多么真实,多么惊人。

太邪!

武松杀潘金莲是仇,而石秀杨雄杀潘巧云是怨。

潘金莲害死了武大,武松是武大同胞兄弟,这其中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接。而石秀杨雄杀潘巧云,就相当于武大和郓哥捉奸成功,郓哥一刀捅死西门庆,然后郓哥帮助唆使武大杀了王婆金莲。两段故事,只用把丑陋弱小的武大郓哥,换成高大威猛的石秀杨雄。

此时已是水浒中段,接下来就是三打祝家庄。梁山泊从开始的小打小闹,剪径抢劫,接下来要变成能攻州陷府的军事力量。而梁山聚集的邪气也是越来越重。

梁山诸人和女人之间的恩怨,从林冲娘子,到阎婆惜,潘金莲,玉兰,刘高妻子到潘巧云。男人们从小心翼翼,棋差一招,进化到了石秀的“精细之至”,防患于未然。

宋江看出阎婆惜的故事,只想避开。如果武大在,武松是否还会把金莲剥个干净,一刀搠进胸口?石秀杨雄却说:指不定日后遭她害了性命。于是把两个女人骗到荒郊野岭,哄着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女人们恐惧交代完了,只见石秀满腔怨毒撺掇杨雄杀了小丫鬟,然后杨雄玩着花样作秀般割了自己的老婆。

翠屏山,真是一座奇峰。

施耐庵蓄力已久,笔墨酣畅,精雕细琢,这是一段完全的邪典故事。杨雄石秀,完全不是林冲杨志鲁达武松,甚至不是宋江,但却是梁山泊成为梁山泊不可或缺的黑暗力量。没有他们俩,也引不来祝家庄。而祝家庄,简直是一座里程碑,是梁山的正式崛起,之后开始和朝廷正规军的正面对峙。

在那之前,梁山上,有恨,有怒,有怨,有无奈,有不甘,再加上这最浓厚的毒辣邪性,就完满了一个黑道大本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