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读书随记

小时候读水浒读到李逵杀小衙内,心里愤怒,就想把这书一脚踢开,把里面所有人骂个遍,然后非常见不得李逵。

虽说少不读水浒,不过小时候很多人也读不懂水浒。

如今再读,读懂不该怪李逵。

小衙内被李逵劈死在树林,朱仝怒火中烧,一路追着李逵闯进了柴进的宅院。吴用雷横现身,拜倒,说:

“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

朱仝不依,对众人说:

“若要我上山时,你只杀了黑旋风,与我出了这口气,我便罢!”

——当初读到这里,觉得朱仝硬气,现在再看,心里叹气。朱仝这种周全人,若真要杀,自己动手便是,说什么要别人动手给自己出气。全是气话,自己都知道当不得真。


李逵怒道:

“教你咬我鸟!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

朱仝大怒,要和李逵厮打。

——好吧,第一次听雷横吴用说是宋江将令,朱仝心头激动暂不理会。再听李逵说是宋江晁盖,朱仝稍稍平息的怒火又起。鄙视李逵推脱,愤怒李逵冷血,更有一丝无可奈何,无路可走。


朱仝说:“若有黑旋风时,我死也不上山去!”

——有李逵便不上山,那山上的宋江,晁盖,又怎么处理?李逵也是可怜,替他人做刀枪。


接下来,朱仝上了山。李逵留在柴进家,直到李逵打死了殷天锡,连夜回了梁山。

朱仝此时见了李逵,仍然不甘心,拿条朴刀和李逵缠斗,被众人分开。此时,宋江开口了,说了一大番话:

“前者杀了小衙内,不干李逵之事;却是军师吴学究因请兄长不肯上山,一时定的计策。今日既到山寨,便休记心,只顾同心协助,共兴大义,休教外人耻笑。”

——呵呵,前面几次都不见说是吴用,次次都说有宋江。到了宋江这里,就不是自己,全是别人。另外,句句暗讽朱仝不是,兄长不肯上山,教外人耻笑,大帽子一顶接一顶。


宋江让李逵给朱仝说两句好话,结果,李逵闹了起来,不肯给朱仝道歉。

宋江又说:

“兄弟,却是你杀了小衙内。虽是军师严令。论齿序,他也是你哥哥。且看我面,与他伏个礼,我却自拜你便了。”

——几句话,宋江撇了个更干净。严令是军师,杀人是李逵。向朱仝道歉认罪还是李逵。他拜李逵,却不拜朱仝。倒让两个人都要承他人情。

而朱仝,此时早已无可奈何,一切明白如镜,再拉着李逵不放,有什么意思?

恩怨要分明,呵呵!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