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汉尼拔S304----色•戒,风雪渡口

王佳芝在麻将桌上小心翼翼和太太们打机锋,心惊胆战的和人商量暗杀大计,如履薄冰色诱易先生的时候,会不会有一阵恍惚----何以至此?

在珠宝店改变主意放走易先生,漫无目的任由三轮车带自己在繁华大街上穿行,沉沉面色下是何等汹涌的心潮?

被押解到刑场,看到同场那些狼狈哭泣的同学,最后关头依然镇静的她投向他们的是怎样的目光?

Chilton对Will说:This is your best possible world. Will没有说话,陷入沉思,这是他的best possible world吗?在幻想里,最后的晚餐那一夜,他加入了Hannibal,谋杀了Jack。他在深深的怀疑,是否还会有其他更好的出路。

面对Jack的质问,他无比坦诚。他的解释适用于任何命运不可言说的转折的关头。不知何起,心血来潮,终归是要去。他说他想和Hannibal一起run away。

他run away的对象是什么呢。他一直以来压抑的生活,不公的待遇,疲惫的命运。他曾经对这群迷途羔羊痛心疾呼,他也想以身饲虎显霹雳手段,但会不会在某一刻他也曾对这世界感到失望,羔羊们背弃他,将他推上祭坛。

看看这群死里逃生的人们,Chilton口蜜腹剑,Mason磨刀霍霍,Alana宛如复仇女神,还好还有Jack,仗慧剑断情丝。

我一直都很爱黑大叔两口子,有情有义。Bella鼓励Jack,说他能cut off anything killing him。 而看着她受苦何尝不是killing him,于是Jack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她。入殓的那一幕多么感人,死亡宛如承诺的注脚,至死不渝也就是如此了。Jack这次是大彻大悟,换在以前他恐怕是放不下这份执着。他忧虑的看着will,心里大概是在想----怎么办,恐非福寿之辈啊!

我一直认为Will是能够appreciate Hannibal,但无法ignore the worst of him, 这集里Will即使如此坦白直接,也无法回答Alana的这个提问。潜入黑暗深处做了这么久的谍报工作,四季歌唱罢,rare gift拿出来后,will恍惚了:郎啊,患难之交情谊深啊!

他建设自己的记忆宫殿,重游拔叔的旧居,他在这里找不到答案,也没什么留恋。

最后大雪中Alana对Jack说Will已经走了,我不由脑洞又开,觉得这宛如宝玉离开大观园,在渡口风雪中对贾政一拜而别。而宝钗则是早就知道他是不会回来了。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羔羊们一个个心怀鬼胎,Will把他们抛在身后,扬帆起航,离开这冰天雪地的新大陆,到欧罗巴旧大陆去重新追索。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