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汉尼拔S305&S306----Richard Parker和许仙

S305是我第三季观影的一个低潮,我当时只觉深陷迷雾,于是啥也没写出来。看完S306后只觉得雾更大了。前四集是细腻的探索和解析,宛如花的绽放,一层层的解开谜团,追溯源头,回忆往事,我们终于到了伸手即可触及终极里层的因的边缘。了解How Hannibal happened,这是Will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clear的东西,也是解释一切接受一切的唯一途径。

----可是它突然停住了。从千代把茶杯推下火车,那忧伤隽永的追索之门就如同向前驶去的火车一样,突然在我们面前关上并加速度远离了。

S305一开头,火车缓缓行驶,然后画面停在千代斜倚车窗,缓缓叙说往事。这一幕非常动人,红黑千鸟格外套配黑色丝质衬衣真是点亮了画面。千代此处提出了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比喻,Hannibal the Cannibal, 也有非常charming的幼兽期。

看着一只美丽的大猫从小长到大,即使发现它变成了顶级捕食者,而自己不过是它的盘中餐,但你心中从看顾它幼时就萌生的柔情还是会谅解它许多。你接受它为异于你的存在,甚至也许同情它从山林独行到滚滚红尘的不易和孤独。

千代视自己为Hannibal的家人,她不免要对着找上门的受害者替他申辩。所以在Will形容Hannibal伪装成良师益友,但其实暗中品尝他人的痛苦时,千代直接给了Will一个白眼,强调:I am not in distress. Will(注孤身直男)还嘴道:Not any more。

这真是难说谁对谁错!All sorrow can be borne if put into a story. 而他们各自给自己写就了故事。

Hannibal的指引固然是带着摧毁性,可是从猛兽的消化道里幸存却让你见识了全世界。朝闻道,夕可死,千代用她的思维理解着她的怪物。she is not in distress. Will则是用全力对抗着Hannibal的影响,这只大猫就是他的Richard Parker,他孤独漂流中时刻警惕的对手。

Will在这一次和千代的交锋中落了下风。他犯了和Pazzi一样盲目的错误,他没有搞清楚到底千代是站在哪一边。另外,在说服千代的层面上,他被看穿(在睡衣品位上也被完全打败,上两季怎么也要套件棉汗衫,现在总是上身啥也不穿)。即使之前他承认和拔叔在一起让他更清楚的认识自己,但他否定了千代,否定她为distress,就像他曾经否定Abigail想和Hannibal离开是take wrong thing as the right thing to do,他开始回归。于是他也被千代所否定,被推下火车,跌了个狗啃泥。他们不能同行。

Will天性中始终向阳的那一面,注定他和他的Richad Parker即使同舟也无法共济。可是随着黑暗中喘着粗气亮着通红双目的怪兽般离去的火车带走千代,我们再也无从知道在世界还年轻时,大猫懵懂的故事了。TOT,not today。

于是从305下半开始,节奏开始变快,things keep happening。如果在地图上画箭头,多方的箭头都明确的指向佛罗伦萨,拔叔看起来是插翅难飞。

S306带着诡异的气氛,人人都虚情假意,背叛和出卖的气息横穿全集。Jack带着痛打恶龙后的快感,意气风发的指引着Will,Cut that part out of you.I need you to kill him.只要你涂上这恶龙的血,你自然会刀枪不入。Bedelia欢欣鼓舞而又带着轻快的狡猾和老汉说再见。这真是一场精彩的旅行,谢谢你一路来的照顾。而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的。Mason这边已经有条不紊的开始排练和预演,锅碗瓢盆油盐酱醋都已备齐,只等请君入瓮。

在这样热闹都是别人的时刻,老汉孤独的背影有着超然的高贵和寂寥感。Will带着伤一路步履蹒跚而来,吃力的和他同坐在一张长椅上,眼前是Botticeli的春,他们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笑。这真是万籁俱静的一瞬。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Love,he pays you a visit or not.

而本集金句也就从老汉心中流淌而出:

"If I saw you everyday will, forever, I will remember this time."

我们可以从各个国家各种文学作品中寻找对这类似的一瞬类似的感叹。什么时间无涯的荒野里,这是埋一罐金子的好地方,又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巴拉巴拉巴拉。而拔叔接下来唱起的儿歌,home again, home again,完全是白日放歌需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他已经被喜悦冲昏头脑了。

把一切沸反盈天的烦心事抛在脑后,这间美术馆内是你和我宇宙的中心。可是即使是这样亲密的时刻,他们两个在相逢后忧伤又甜蜜的眩晕中迅速醒来,讨论的是分离。

而发起人是Will。他是带着重重心事而来。而这心事,不需他多说,老汉心如明镜。

你我毕竟是人妖殊途。Will想要一场hardest test。

其实在这一刻,作为观众的我依然迷茫。我并不认为Will已经mind clear。Hannibal身上依然有重重谜团。而不了解一切,就无法理解一切。这样的最终审判,仍然是所谓的under force and circumstance下的一种betray。

然后我们看见千代埋伏在房顶,她所想要的是put Hannibal in cage.她虽被拔叔点化,但却是stand still的那种人。她的道行所能理解的也就是赔上自己这一生,把这危险的生物圈养,返回山林,一辈子不再来这人间。所以不难理解她的枪口首先是对着拔叔,但是当她看到Will掏出小刀的一刻。她毫不犹豫的击倒了Will。

而Will,我不由得感叹,这一刀实在是太rude了。经过那么长时间的熏陶,这怎么能成为你的design啊!你给素贞喝的雄黄酒,也太烈了。

接下来一切poetry尽失,素贞终是现了原形。法海老光头,加许汉文负心汉,给你们开开眼界。旁观的我只能说:I can't blame him.I am very impressed.而许仙同志,尽管是逃了又逃,寻寻觅觅之后还是回到了那同一个餐桌之上,明明灭灭之际,糊糊涂涂之时,他喃喃低语:

The menu is wrong.

难道你是想喝蛇羹来着么?算了,你就认命吧,你就栽在人家手上了,一次又一次,你这一辈子,是许给仙人的了!来世再修吧。

-------------------------------------------------------------

不过最后,八戒颠覆了我的野望,把他们运到了高老庄。小青(千代),接下来,看你的了。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