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汉尼拔S308&S309----副本重刷之齐眉举案

S308,老汉入狱,红龙出场。如果是看书的话,这只是一切的开端,后面还有无数的起伏跌宕峰回路转可以慢慢观赏。不过鉴于电视剧第四季渺茫无望和官方已经透露的主人公隐归阿根廷的本季收尾,这个故事会是散场前的绝唱和一剂辛烈的催化剂。

红龙,羔羊,和汉尼拔三本书读下来有不同的感觉。红龙里弥漫着哀凉的薄雾,羔羊喷薄一腔血勇,汉尼拔是浪漫的大团圆。三部里有一点共同,那就是反思我们所处的人间。Will和Starling作为作者观察反思人间的媒介,同中有异。

作者怜爱着Starling,怜爱她的不幸的童年,怜爱她贫苦的出身,怜爱她弱者的身份。她是作者为被伤害被打压的贫苦大众创作的一个女儿,一个美丽,坚强,决不让父老蒙羞的女儿。Starling的胸前是挂着一个勇字的。她最大的特点并不是料事如神聪慧过人,而是百折不挠,越挫越勇,不平则鸣,决不妥协。作者爱护着她。对于自己的女儿,怎么舍得留她在荆棘里煎熬而不为她寻一个好归宿?于是作者让她收服了Hannibal,在大千世界外为他们另设了一方天地。

而书中的Hannibal,我认为作者也无心把他写成反派,他身上同样挂着受害者的身份,也是寄居人间无可适从的一员。他更像死神手里收割一切或贤或愚或老或少的镰刀,带着魔性。而这魔性的男子也被人间的美所收服。真是永恒的女性,引导我们上升。

我有时想,作者写第一部时是否想好要让Hannibal贯穿三部呢?他是否一开始就是想写一个有天赋的年轻人在社会中碰壁的故事呢?红龙是一个关于失意人的小说,可谓书中人人皆失意。Will最后在南北战争遗址的草地上悟出来的天地不仁这个概念贯穿全书。相比Starling,Will在这里是遭了罪了,他顶着压力和恐惧为正义到处奔走,收获的全是失意(Starling好歹还是得到了心灵的平静和导师们的认可)。

他并没有得到太多同僚的协助,FBI和地方警署的矛盾,Jack强硬的驱使,疲惫;他心思敏锐感情纤细,查案过程中反复思考的可怕细节,为了获得信息遇到的邻居老头,死者前妻的儿子,都不是什么体面人物,他一眼把他们看穿,但是也,疲惫;他得打起十二分力气和博士周旋,却被对方耍的团团转,还收获一身暗箭,疲惫;他遇到Freddie Lounds,被对方纠缠,万不得已和对方一起设局,但又害对方身死。Freddie死前的控诉让他心惊胆战,疲惫;他为了抓捕犯人不惜舍弃平稳的生活,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妻子和自己疏远却无力挽回,疲惫;他一腔大义,但自身难保,最后落得孤单潦倒,这是何等的疲惫啊!

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才苦心智劳筋骨饿体肤。可我们Will最后也就出落成了一个毁容的酒鬼。哈里斯先生您也太苛刻了,我似乎从您身上感到一丝直男的恶意,您对于男性的审视是至上而下的,对于女性您都满宽容的。不过以事实而言,您抱这样的观点也不为错,男性犯罪率向来高于女性,连环杀手也是多为男性,而女性也常常成为恶劣犯罪的受害人。所以做为有思辨的男性作者,您是这样下定决心敦促着Will成为男权社会的弃子,让他成为祭坛上的牺牲的吗?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这种宗教中,不受苦无法成圣,或是上帝牺牲自己唯一的儿子来拯救所有人的罪布拉布拉吗?或是,面对这无常的现实世界,即使作为天大地大我最大的作者也感到了无能为力,您得出了男性英雄无法存在的认知(我都没办法,谁还能有办法),于是只能让Will沉沦?

这可怜的娃!所以Will,这回你重刷电视剧这个副本,你知道改写命运的关键在哪里吗?知道吗?不过算了,你不知道也没关系,不知自的美最打动人,装傻的人最有福。你已经刷通了Hannibal,所以这回你的结局应该会好一点。

红龙里的牙仙一角,是三部曲恶人中最让人怜悯的一个。我感觉哈里斯先生在写他的时候一定是饱含同情。他的童年故事让人联想美国南方小说里的那些灰尘和闷热。在煎熬着长大并做了好多年正常人后,哈里斯先生小心翼翼的写到,就像埋在脑里的一颗种子,总在一个无意的时机破土发芽。

多拉哈德随后在想变成红龙的路上拔足狂奔了。

剧里重现了他看到布莱克画作时的震撼和去香港做假牙和纹身的细节。这个我很喜欢。而莫莉的改写是明显的。原书中莫莉是百般不情愿Will重回FBI,反而是Will自己良心不安说服了老婆,这给他们后来的不合埋下了伏笔。剧里的莫莉安抚Will一切都不会变,她会等他回来。剧中这样改,也许是为了在最后给茶杯插刀的时候再插深一点,让他不对这现世留一点幻想。

接下来Will夜访罪案现场。他挑夜里去是有深意的。并不是他夜不能寐,而是为了完全复刻犯罪场景,因为牙仙灭门就在深夜。书里在写Will走近凶宅时有一段关于邻居窗帘和亲戚的心理推理描写,让人物立得更全面。一个敏感有点孤僻的Will慢慢成形。不过对于咱们这都不是事儿,S1里茶杯的惊慌不安已经表现得很充分了,Starling探员的关键词是个勇的话,Will探员的关键词就是恐惧。

说到这里,不由得回顾一下S1。S1里Will固然也恐慌不安,但是他是带着顽强的聪慧一次又一次戳破Hannibal的诡计。第一季里的心理攻防战是很精彩的。但是到了S3,他的变化是明显的。宛如一把用钝的刀。沉重疲惫,他已经不再怀疑自己,但却处于精神状态的一个谷底。一个沉睡平静的谷底(然后睡觉又套上了棉汗衫)。

Will无法破解受害家庭间的联系,于是宛如万有引力的吸引,他又去见了老汉。

S309,我总觉得S309集中讨论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Will到底是自己想见老汉,还是是老汉算计Will来见自己。

如果我们问老汉,老汉应该有千万句话来回答我们,而他已经用千万句话回答了Will,Alana和Jack。你就是自己想见我。你们把他想得太高尚了,他明明自己就想来。我都劝过他了让他不要来了。

如果我们问Will,Will会直接生无可恋的说:I came for Chigago and Buffalo.

如果我们问Alana,Alana心中早就有了答案。老汉没有好好的behave himself。

而Jack,Jack根本不care。不管老汉是真心劝Will来或不来,这东风他是借定了。

Alana威胁要拿走老汉的书,画和厕所,这是书里Chilton的手段。所以我说红龙书中都是失意人。在书里,Will颓废度日,牙仙最后的一线爱情救赎失败身死,老汉的阴谋破产被拿走了书画和厕所。

而Chilton最终极的威胁出现在羔羊,他对老汉说等你蹲精神病院蹲到老了肌肉松弛再也没有杀伤力,你只能成为一个带着尿布的糟老头子然后被粗野的护工们随意虐待。说实话,我当时都打了一个寒颤。衰老真是所有人的天敌啊。

在黑暗里,老汉抿着嘴,目光深邃。他回想着前尘往事。说实话,重看S1,我们会想命运真是奇怪的东西。如果没有明尼苏达伯劳鸟案,Hannibal和Will不会相识。而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开端,可是却牵连出这样的结果。老汉做不成他自由自在的食人魔,眼中也没有什么悔意。他在静静的准备一场狩猎。三年不见,见到之后他的心意还是没有变。一开始不过是好奇,到这里已是志在必得。即使让他重新选择,我也不觉得他会想要改变什么。

所以这重刷副本至此,感觉正邪对立的感觉已经模糊。一切都开始blur。我已经没有S1Will被陷害时的愤怒,S2Will诱捕老汉时的紧张,现在只有静待game结束的好奇。

所谓是几时孟光会接了梁鸿案,是几时呢?

评论(9)
热度(50)
  1. 龙远女孩hahahah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