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汉尼拔S313----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

S313如期而至,虽然是曲终不见阿根廷,但我已经不在乎是否有一个阿根廷在等待。本剧的情节推进方法大家都了然于心,这除了是一部爱情剧之外还是一部谈话剧。我们可以把每一集切割成无数段对话,而本集对话如下,请容我细细review:

                                     红龙和Reba

红龙设计假死,基于原著的桥段。

                                     Will和Reba。

Reba的自嘲和感悟让Will心有戚戚。

                                   Will和Hannibal。

昏黄的教堂里,老汉穿绛红色温莎宽脚领衬衫搭金色佩利斯纹领带套米白底浅褐窗格纹三件套西装拈灭烛火真是美爆了!

Will并立在他身旁,平静中带着小小得意,释然的宣布红龙自杀的死讯。老汉咀嚼着Will的轻松愉悦,心中不爽,那愉悦代表着Will心中始终想要逃离老汉影响的自我。鉴于此次一身清爽没有沾血,他又有了回归的倾向。

老汉不动声色的展开攻击:It's a shame。You came all this way and you didn't get to kill anybody. 然后恶意的提到了Chilton。为了揭发Will心中的阴暗面,老汉是不依不饶。恨不得破开玻璃,全世界贴大字报:打倒骑墙派。他们俩说着说着又回到了老话题。

----你这次不管不顾重新出山,就是因为想我。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我。

----我是为了案子才来见你。现在我总算可以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

老汉刻薄的揭了Will的伤疤:你已经无家可回了。Will释然的表情此时有了裂痕。Hannibal刺伤了他的自尊心,这种胜券在握盛气凌人断言自己没有好结果,而且还确实说对了的追求者真是让人不能忍!

追求者大言不惭的继续说:Think about me, do not worry about me.

敏锐如Will迅速看到了找回场子的机会。他走近老汉,抬手放在玻璃上,门户大开,如此靠近猛虎的笼子,他豪无惧意。他叹口气,用一种更加无所谓的口气来撕老汉的脸皮:我知道你想让我知道你在哪里,所以才投降。更知道那是因为我拒绝了你。潜台词是: Why should I worry about you?只要我拒绝你,那么你就只能被困在这里。

What a cunning boy!

Will潇洒的转身撂下Goodbye,决绝的说见老汉一点也不好。这真是痛快的报复,愉悦的reject。这种羔羊之怒,还满萌的。不过退一步想,要是没有红龙之后的撮合,Will就这么恼羞成怒的离开。老汉是要三年之后再三年,三年之后还是三年,无望的寄着无人回应的明信片么?我不确定。在我看来Will确实是无处可去了。人生留给他的出口已经越来越小。如果他离开,迎接他的大概是书中的结果。他要直面家庭的裂痕。而经过这次毫无突破又侥幸的逃离后,他大概会被人性中惰性那一面缚住,只能放弃自己的蜕变,犹如流浪犬一般团团转的找一个角落缩住。也许不酗酒,但是注定心灵漂泊。我想他在余怒中冲出Hannibal的囚室之后,定会深思,那将是何等被动的一生。

                                        Will和红龙。

这场直面交锋,唇枪舌剑。红龙嘲弄Will是否还能坐直。Will反击上次电梯相遇你又没摔断我的脊梁,我为啥坐不直。Will诱劝Francis去change Hannibal,Francis被说服。这真是不得不说,要吸引变态还是要有过硬的素质。所谓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主角光环也不是随便戴的。耐人寻味的是,这里的change到底是什么。除了想脱身之外,Will到底想借Francis达到什么目的?杀老汉?杀红龙?一石二鸟?还是给自己一个再次看清这乱局的机会?Will看到红龙未死,并无沮丧,反而有一种病态的振奋。这游戏,尚未结束。

                                       Will和Jack。

从此时起,Will的神色中有了嘲讽狡黠。他慢慢变得主动,控制全局。Jack,这个从第一季开始就驱使他的男人成了被他利用的对象。注视着Jack也许也能注视到时光中的自己,那个对Jack唯命是从的FBI小探员。羔羊在转变为雄狮。

                                      Will和Bedelia。

Bedelia远没有Jack那么好糊弄,而Will和Bedelia之间是完全不做戏的。Will毫不隐瞒自己的放肆一搏,也毫不隐藏自己对她那罕有的针对性的敌意。 在Hannibal要被移交给FBI消息的冲击下,Bedelia彻底乱了阵脚,气急败坏的指责:You righteous reckless twichy little man。

这句话以前也许对,但是看看现在的Will,我只能说这么多年的心理治疗还是卓有成效的。Will镇定,冷淡,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困惑颤抖的little man了。他肯定的说出:This is my becoming. Alas,他们再也没有回头路。

                                    Alana和Frederick

伏笔。如果有第四季,也许Frederick会成为第二个Mason。不过有趣的是,自从Chilton遭难之后,他成了大家口中的Frederick,on first name basis。这小可怜儿。

                                    Alana和Hannibal

还是为第四季埋的伏笔。老汉宣告了对Alana的所有权。既然我为你spun the gold,你所得到的一切我有权收回。这是格林童话里磨坊主的女儿的故事《Rumpelstiltskin》,小矮人帮助磨坊主的女儿把稻草纺成了黄金,让她成为了王后,代价是要得到她的头生子,除非姑娘能说出他的名字。而恶魔的名字,向来是禁忌。

                                    Alana,Jack和Will

这鬼鬼祟祟,凄凄凉凉的一顿酒。三人在昏暗的房间里密谋,没有英雄,没有义举,只有惴惴不安和相互猜忌。关注的焦点是恶魔的下场,但无人过问的是Will如何脱身。和往常一样,他又被抛了出去。在旁边两人惶惑的目光里,Will自得其乐的举杯:to the Devil his due。Devil and his due,Will玩得驾轻就熟,不亦乐乎?

                                  Will和Hannibal在牢房

此时的Will已经不是刚开始喜滋滋去通知Hannibal红龙死讯的Will了。若是当时的他,此刻一定会痛苦纠结,面对Hannibal一番打趣嘲讽,估计又有一顿恼羞成怒。Will此时悠然自得,信口开河,完全有着唾面自干的俏皮感。而老汉看着这画风不同的Will仍感到无比的愉悦,真是猪油蒙了心,只能说是: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Will和Hannibal在公路

Will这一路卖拐都卖得顺风顺水张嘴就来。但是在押解Hannibal的警车上,他第一次神色黯然不安。他终于和命中对手对膝而坐,踏上这狂乱的末路。Will已经不用再伪装什么,雄狮的外壳下还是那个敏感善良的他。我始终不认为,Will是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和Hannibal假死脱身。他应该是怀着死志,因为就像他承认的:

Can't live with him;can't live without him。

如果直线的思考,这逻辑只能是die with him. 

You worry too much。You'd be much more comfortable if you relax with yourself.

看,还是老汉了解他。之前那一系列悠然自得的表现都是假象。Will看着自己一直worry about但不肯承认的对象,苦涩爬满了眉头。此时再也没有伪装,玻璃墙,或者其他人挡在他们中间。同时,这空无一人宽阔的大道,散发着自由的芬芳,这是可以说再见的地方,仿佛掉头就能离开。如此多的诱惑,他还是走进了敞开的车门,can't leave with him,can't leave without him.

                            Will和Hannibal在崖边别墅

这崖边孤立的别墅,多么的Will和Hannibal,都带着somewhere in nowhere离群索居的feel。这大陆的尽头,背枕着大西洋怒涛的地方无比的适合上演最后一战。(更不要说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在海的另一边有着一个阿根廷)

从Will和Hannibal甩脱追兵,来到这琅嬛福地,一种幸福的静寂降临。巨大的天空,高耸的悬崖,所有这一切都代表着坚定稳固,除了不停翻滚的漆黑海水在呼唤着不可控的变数。从213雨夜到306美术馆至今,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有的亲密时刻。老汉喜悦很明显,Will带着暧昧不明的冷淡。

可天知道当看着Will穿着白衬衫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完全没眼看了,这种洁净,适宜,殉道者般恰到好处的美让人心颤栗。老汉没有再三件套加身,休闲西装和针织衫让他显得居家随意。他不需要任何盔甲来昭显权威,刻划界线,这是一种私人领域的融合。

老汉此时洞悉了Will因为红龙私纵自己的原因。他直接了当的问:You intend to watch him kill me? 这跟S306和S213是一个路数啊,老汉心中不知是否要叹口气。而我对Will的动机的好奇越来越重。

Will回答:I intend to watch him change you.好嘛,又来打机锋了。change,Francis change了那些受害者家庭,用来抚平童年的伤痛,把他们change成变做红龙所需的养分。这里的change方式是violence是杀戮。Hannibal借红龙change了Will的家庭,让他再也回不去。这里的change仍然是violence是杀戮。这基于violence/杀戮的change之下,隐藏着怪物们胸中翻腾的古怪的爱。Will呢,他的目的是什么?他胸中的爱的出口在哪里?他不可能是为了成全Francis,他也许是想看两虎相斗纯粹的除魔卫道,他有没有可能是curious to see what would happen?在老汉被change的那一刻,试着看看自己心中的天平到底会垂向哪一边?羔羊早已转变,它可以随心所欲的站在恶魔的视角,来做一场终极的审判。

老汉无奈又满含柔情的说出了一句埋了好久的心里话:My compassion for you is inconvenient。我去,这句话真是让人炸裂。以我渣渣的英文,compassion让我浮想联翩。这种com-前缀加passion,折磨,受难,牺牲,同感,怜悯等意象瞬间涌入脑海。不是mercy,而是compassion,基本解释了恶魔走下宝座的心路。这是势均力敌的一种惺惺相惜。这种男人间的怜爱大概是:

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

Will完全受不了这种肉麻,迅速的用牛肉比喻快速揭过。脸皮薄啊脸皮薄,你终归是要嫌弃老汉千遍也不厌倦。不过细想想这牛肉比喻,其实也是深刻。老汉对Will的compassion完全是铁树开花,他在芸芸众生中只挑中了这一个而已,跟肉食者放弃食肉的不便无法相提并论。Will始终是清醒的看透他这高高在上的态度。所以,那change是非如此不可,不打掉他目中无人自鸣得意的气焰,这关系还是不平等。

投桃报李,Will也吐露心声:I don't know whether I can save myself, maybe that's just fine. 他果然是怀了死志,甚至更高于肉体毁灭的是精神的堕落。他已经不太指望能得到救赎,宁愿沉入寂静的河流。看到这里,只觉得这故事里的人间道真是崎岖难行,每一条路都需要用灵魂铺就,前方的光亮可能是英雄们用心脏燃烧的火把,也可能是恶魔们狡黠目光的凝视。而老汉此时投向Will的复杂目光,full of inconvenient compassion.

接下来,Francis击倒老汉,穿着黑皮衣如约而至。Will手持酒杯轻啜旁观的样子无悲无喜无嗔无怒。这一幕曾经发生在S113Jacob Hobbs的木屋,发生在S213老汉的家。不同的是,躺在血泊里的Will现在换成了Hannibal。Change悄然发生了,Will拿到了主动权。

我在此时有一点同情Francis,他号称自己超越了红龙,抛下了Reba,要打败Hannibal。可是最后,他真的只是成为了Will和Hannibal最后的晚餐。这杀戮何其血腥又何其忘我,我恍惚觉得Will和Hannibal一刀一斧劈刺的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所有的阻碍,是他们憎恨的自我不能原谅的对方,是所有不能言说的恨所有往日的影子。在这场惨烈的仪式上,Will和Hannibal在Francis身上沟通出了默契。Francis wanted to share, now he shares himself with them all.

浴血屠龙之后的庭院,月光溶溶,留下处处阴翳,Will伸出手,感叹:

it really does look black in the moon。

此处物哀之情之浓重,我简直觉得茶杯在这里说日式翻译腔都很合适:

呐,莱克特君,原来血在月光下真的是黑色的呢。

此处的闲笔言情非常轻巧,无头无尾的一句更显心意相通。茶杯再也狠不下心推开老汉。他主动向老汉伸出了手。

接下来那个拥抱,实在是水到渠成顺利成章又仿佛跨过了千山万水。老汉哆哆嗦嗦开心脸告诉怀里的Will自己长久以来的心愿,这真是: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Will糊了一脸血,宛如濒死的麋鹿。向来牙尖嘴利的他这次破天荒的没有反驳老汉:it's beautiful。他总算是接受了一切,不再拒绝。他靠向了老汉的肩膀,用手臂锁紧老汉的颈项,这生命中不可承受之情的一刻,他还是如铁如银百死不悔,既然掌握了主动,就要亲手来终结,他们的坠落轻盈如风。

真是让人满心感动,我也就无视了两位男演员虽然头贴的近,但其实身体隔得大概有一臂这个事实,或许是身高差不够让Will小鸟依人,whatever。此刻,阿根廷,早就被我抛到了脑后。我不在乎崖下的海里是否有机关,我也不会费心去想高崖落水的生存概率,至于杜医生的那条腿就let it go吧。这些精密的算计不属于这个时分。Hannibal那写满公式的本子也推演不出这样的结局。Will用尽一个凡人所有的心力终于圆满了自己的命运,而所有的英雄故事都应如此结束。赫拉克勒斯的伟大在于作为凡人的抗争,而不是升入奥林匹斯后迎娶女神的太平日子。即使有,那也是神的传说,而不是凡人的长歌了。

Even if I could see the season 4, Hannibal, I would always remember this moment.

评论(1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