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文字和温度和歌

无聊翻了翻以前写的字。

做幼崽的时候,写的东西真是滚烫烫的啊。爱不可抑,周公吐脯一样,简直是要唱出来。我这种幼崽,大概会是窝里嘴张得最大,翅膀扑棱得最欢的那一只,有吃的闭着眼睛也扎过去。

不过读的最津津有味的还是摔了跟头之后写的那些。那种状态很难得,多么的流畅。

人注定是受过什么折磨,就听懂什么歌。以前有一次和朋友长途自驾游。我们坐后座的两个品评开车同学的曲单,认真讨论每首歌到底是写给哪些人听的。最后全车一路欢声笑语总结出各种情伤困顿出轨loser。那时幼崽不走心。但后来,后来就不一样了。

所以都很珍惜那些我听不懂的歌,那是我未受过的折磨。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