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重读《庆熹记事》

重读《庆熹记事》,心潮澎湃。
仿佛《冰与火之歌》啊!
不知道为什么,比较而言,我不太喜欢里面的女性,但非常钟意里面的诸位男子。
狭隘如我,就觉得这世上所有的恶与冷就都归于男人吧。泥做的诸位就去背负世上诸多烦扰罪罚乱战。男人不需要爱情,几千年来诸位都是这么喊叫着存活过来,这种记忆恐怕已经融入基因链。所以看着他们斤斤计较无奈挣扎辗转腾挪,我心中一路默念非如此不可。
里面的诸位妹子都是高岭之花,宛如一个个美丽的口号挥之不去。被政治裹挟让女人变得冷硬。女人真是复杂又无奈,荷尔蒙让我们变得复杂又无奈。荷尔蒙让女人负责生产养育,萌生这许多柔情,没有这柔情,种族怕是都无法延续,可荷尔蒙又让女人的身体如此柔弱,真是不公。
看着看着就不由对这几千年人类历史感到轻贱绝望。哪有出路,无有出路,俱是作茧自缚。一切都是东风与西风,没有对错只有生存。
突然又想起《五星物语》,历史编年表都在那里,几个星系的沉沦,星球覆灭,王室倾颓,几千年的星团历都不重要,神也得要作壁上观成为观众,值得惦念的只是几个你你我我。想到这里,冰火和五星比庆熹浪漫温柔太多了。
读庆熹最开心仍然是读到均成。所有所有的浪漫都凝在这里了。庆熹里汉人的部分真是冷,无底山洞里阴风阵阵吹出哭腔,锈针绣花绣出血迹。草原的部分让人热血沸腾,几位公主生气勃勃,比汉人姑娘更让我爱。读到尾声只能泪眼朦胧,觉得苍穹之下众人皆是孤儿,命运圆转如环。漫天箭雨中均成迎接自己的命运,去做草原上的王,而剑锋所指即是自己的族人。蓝眼睛族灭,蓝眼睛去做这草原上的王,何处是故乡!那几首歌实在是太好。
儿郎,归来战北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