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Gone with the Wind 1939

不可否认心情低落,看事情也低落。

小时候看乱世佳人,总是会被斯嘉丽最后那一句话鼓舞:Tomorrow is another day。我知道有续书,书里一家人最后团圆,就跟着开心,也不管这书写得如何,谁写的,完全没想到去看,隐隐预感不会好,但就俗套的觉得某个地方某个小册子里有个四角俱全的结局,是郝斯嘉和白瑞德的安全屋,就好了。

最近无聊看宿敌,顺着Joan Fontaine,Olivia De Havilland一线看老电影,不免又看一遍乱世佳人。

小时候看这电影,看的是飘荡的大蓬蓬裙,热闹的舞会,是费雯丽惊人的美貌,上挑的眉毛,翠绿的眼睛,俏皮的姿态,是盖博的雪茄,宽阔的肩膀,那声轻佻的口哨。导演花重金打造的亚特兰大大火和火车站遍地伤兵场景仅仅带来一点惊叹,那也不过是赞叹这么多年前的人们克服技术限制做出这么宏大的场面。即使看见死亡,分离,巨变,也不见死亡,分离,巨变。觉得斯嘉丽挺过来了,开头是华服少女,结尾仍然光鲜美丽,坚强向上,就好像一切没变,欢欢喜喜。

这次再看,才体会出痛,作者心中的痛。有些事情,没经历过,即使歌者唱得再婉转,你只能听到音符,唱腔,却无法与之共鸣。

写歌的人假正经,是创作者的自嘲;听歌的人最无情,是情感沟通的无奈。

人生有起有落,汉语互文。少年时是只看见起看不见落的。人要慢慢接受人生的衰落和失控。了解一切才能谅解一切。如今了解了一点苦涩的滋味,再看这儿时看过的电影,才看见里面惊人的痛苦。走过一段小小的人生的战役,才能稍微揣测窥探人类历史造就的这种宏大叙述。乱世佳人首映时,玛格丽特 米切尔的丈夫看到亚特兰大火车站那一幕,对她说:如果我们当初有这么多士兵,也许也就不会输了。

在1939年回看七十多年前一场内战,电影院里坐着战败和战胜的南与北,记忆应该还温热,伤痕还会有痛感。大家一起来看巴特勒船长感叹: Waste always makes me angry. And that's what all this is, sheer waste. 然后向前看,二战已经迫在眉睫。

顿时感觉世事零落,落花流水。

这故事是大厦倾颓,家人离散,失落的南方,迷惘的一代人,纵然尘雾中走出了一个火红的斯嘉丽,但是最后仍是两手空空。Rhett没有回头的理由。我现在才看清,他们俩是没可能了。

屋里爱玲说史湘云是有原型的,林妹妹是虚构的。我也想,斯嘉丽是真实的,巴特勒船长是不存在的。艾希礼是真实的,梅兰妮是不存在的。斯嘉丽和艾希礼,说不定才是世俗里的夫妻。然后斯嘉丽离经叛道辛苦振兴家业时,旁边是一个沉溺在旧日时光里哀伤的艾希礼。一对逃过战火的惶恐怨偶,心中各自守着一尊神龛,供奉着幻像中瑞德和梅兰妮的面孔。

I have forgot much, Cynara! gone with the wind,

Flung roses, roses riotously with the throng,

Dancing, to put thy pale, lost lilies out of mind;

But I was desolate and sick of an old passion,

Yea, all the time, because the dance was long:

I have been faithful to thee, Cynara! in my fashion.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