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The Philadelphia Story——美人如花隔云端

小时候看《费城故事》总是半途而废。注意力总是会跑偏,本能的感到美和有趣,然后2个小时过去,中间我就跑开了。巧就巧在,每次都没有错过泳池边James Stewart怀抱Katharine Hepburn哼歌那一幕。那印象太深刻,因为那姿态太美。那种依偎的姿态,让人觉得女孩子轻得像一件瓷器,而男孩子坚强挺拔得像一盏路灯。

现在重温旧片,总算明白了故事脉络。我完全理解小时候的自己为啥坚持不下来。孩童看电影,需要有个可以理解的主线。主线一时抓不住,心里的疑惑就漫出来了。

其实即使如今再看《费城故事》,心里的疑惑仍是不少。在那个年代,讨论这样一个故事的意义何在?导演秉持的婚姻观和道德观到底是怎样?众位演员在演出时到底如何理解人物——其实这个问题对于几位男演员还算简单,主要问题在于女演员们?我总是从这表面的文雅浪漫潇洒率性中体味到压抑。这压抑的对象是女人。在电影里被悉心装扮好的每一位女性都是如此。每一位都从头武装到脚,服饰精美,品味高雅,心态洒脱,还都有伶牙俐齿敏锐头脑傍身。体面,实在是体面,可是每一个好像也就活得是个面子,掀开里子一看都是补丁。而导演赞扬的其实就是这补丁。这补丁不可或缺,它让你走下神坛,从女神变成女人。东方也有这样的故事,织女七仙女田螺姑娘,脱下纱衣羽衣螺壳洗手做羹汤。

不可细究。这毕竟是七十多年前的电影。七十多年间世事变换无数,人的思维也变换无数。不过其实变得也不多。1940年,Katharine Hepburn必须原谅酗酒的丈夫和出轨的父亲,不然就是不近人情高高在上,被指为不能体谅人类的弱点。高雅淑女的母亲接受出轨的父亲,说:“男人在外面的风流事和他们的妻子无关。”父亲大人送上一吻,赞扬她的体贴大度。而现在电影院里放着徐峥的《港囧》和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这些落魄不如意要借酒浇愁寻回青春的男人后面都要跟着一个放弃无数的女人。

呵呵。这样一看还不如1940年。赵薇和马丽在21世纪都被打扮成了庸俗黄脸婆,爱她们的理由只能是敝帚自珍。而1940年的男人们匍匐在二婚Katharine Hepburn脚下,诚心爱慕她的遥不可及和高雅圣洁。

所以说,看《费城故事》,就去看那些美,那些魅力就好了。那是人能提炼出得最好的东西,简直炫目到惊人。Gary Grant,James Stewart,Katherine Hepburn个个都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Hepburn在里面简直是明月出天山,素袜不粘尘。身姿缥缈,云鬓蓬松,眼角噙的都不是泪水,而是珠钻。说话的样子是那么的迷人。对未婚夫说自己是他的old dog。未婚夫笑着说give me your paw后迅速伸出小手简直可爱到爆炸。

Gary Grant在里面温暖得就像他那一套套休闲夹克,粗呢,亚麻,黑巧克力一样浓郁的笑容上点缀着酒窝,哪儿有这样子的酒鬼?

而James Stewart,我无比开心最后是他凭此片赢了奥斯卡男主角。高挑瘦长,不合体的西装被穿出了oversize弱不胜衣的feel,还要加上侧帽风流,一派斯文清秀。他在里面是最纯粹的存在,有着小男孩的天真和残忍,展现爱真正的模样,不是《傲慢与偏见》里的感激提携,不是《艾玛》里的高言大义和谆谆教诲。而是热烈的赞美一心的向往,是多巴胺点化的玻璃鞋南瓜车和午夜无尽的热舞旋转。纵然旁边有默默陪伴的Lizzy和款款深情的Gary Grant,他还是不管不顾向Hepburn求婚。他被拒绝也是顺理成章。爱从来都是好物不坚牢过把瘾就死。此时分手才是乐事。所以虽然情场失意,但是奥斯卡得意。就把奖给你,给这在这爱情喜剧里从未被谈起的爱情本身。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