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渴望

后知后觉看的《渴望》,完全不知道中岛哲也在《告白》后还拍了这部片子。然后忍不住又把他以前的片子翻了一翻,下妻啊,松子啊,告白啊,paco啊。

一个浅薄的感觉,中岛心中的哀与凉泛出表面了。

其实他的关注点一直都没变,美丽的,稚嫩的,弱小的,不幸的,对抗怪异,冷淡,残酷,光怪陆离的世界。

下妻里,青少年们还可以躲进特攻服和洛丽塔裙,混帮派和离群索居是对抗现实的避难所。到了告白渴望里,孩子们自己杀起来了。内心的孤独痛苦太大,离群索居孤标傲世没有用,混帮派落入黑暗的兔子洞。

下妻里,桃子说人生就如同潜水,沉浸在梦幻般的水中,沉溺。松子里,瑛太从悬崖跳下,沉入海底,沉溺。告白里,小姑娘被淹死在游泳池,沉溺。渴望里,爱丽丝掉进兔子洞,无穷无尽的下坠,少年被扔进水里,沉溺。

到处都是有害的父母,下妻,松子,告白,渴望。父亲的暴力无能,母亲的自私虚伪,中岛对他们的描写从滑稽化到恶魔化,恨意越来越尖锐,演员的表演越来越浮夸。渴望里的父亲和母亲几乎非人,父亲强悍到了不死的程度,无论怎么暴力相加都无用,如此难以反抗,似乎有一丝弑父隐喻。母亲矫揉造作逃避家庭的刻画近乎虚假。

失败的大人,无数日本文艺作品里的批判对象。想想看这还是经济不景气社会的投影,父辈无论如何打拼都无摆脱失落感,而青少年向前看更是看不到希望。眼前是父亲们佝偻的背影,而自己也将被时间推上填补同样的空缺,这种滑落深渊的恐惧在世界其他角落也处处皆是,小确幸,香港青年的不满,脱欧,移民冲突,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对我们自己,那下滑的阴影一直笼罩不散。

在中岛这里,他把目光投向少年们,对他们寄予希望,希望他们能战胜孤独冷漠懦弱。下妻里,他希望他们能镇定对应自己的与众不同,然后能幸运的找到出口。可是到了后来,屋里中岛心里亮的那一面,糖果童话小花裙子大绿草地被暗黑风暴冲击。他其实一直知道自己的愿望缥缈。要我夸张的说,他在和迅哥一起哀叹:青少年也是会变虫豸的。

渴望里,亲子关系描写的叙事部分转到了父母这边,女儿成了一个远远眺望追寻的对象。小松菜奈是一个久等不至的人,被无数人描画了一次又一次的幻像。这和他以前的电影是反着的。

中岛遥望自己的电影少女,让她浅笑盈盈,不再多说什么。她带来疯狂不幸,但也炫目迷人,父亲疯狂的叫嚣:她的罪源于我的血,所以要由我来杀了她,即使尸体已经被埋了。

少女不再辩解。她是世间的美与歌,樱花绽放的一瞬,前途无所可以迷恋,只能凝望这刹那的光华。

中岛啊,醒醒啦!这电影拍的太苦了,最好是哀而不伤啊,快再多多吃些糖果吧。

————————————————————————————

每次看松子结尾,松子走上楼梯,仰望那扇小门,眼泪都会涌出。分离和相聚,人生就是如此,不必担心。



评论
热度(1)
  1. 森さんは唯hahahah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