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
Powered by LOFTER

火花——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闻名而去,边看边记。

ep1

夏天。

日剧里的夏祭很舒适,有蝉鸣,热风,西瓜,拖鞋——我童年也有的这些,然后他们又没有我家乡的滚烫炙热,一切略缓,再加上大海,浴衣,团扇和烟火,海洋性气候飘逸烂漫,和大陆腹地的火辣灼人相比少了一点苦多一点咸。最好的是,会让你忘记空调。

德永一直穿着蓝色上衣。那件湖蓝T我有同色,很显白。

烟火太美,要我一个钢铁厂子弟来形容,就是宛如高炉里流淌的铁水肆意溅射奔流一样的璀璨绚烂,火树银花风卷雪,更吹落,星如雨。

ep2

秋天。

神谷让德永给他写传记,真是亲密。德永立马去买本子和笔,他是懂的人。

镜头对准了一个个追梦青年寂寥的日常,奋力的奔跑,声嘶力竭的吼叫,热血上头的击鼓,放浪形骸的笑闹。

有人说,人间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那些才华的具象,都是人类处心积虑的一场盛大的求偶,横贯千年,不分南北。

我心有余而戚戚。Drama上头的时候,潜意识里希望有台摄像机记录,如果镜头后有一双理解的眼睛,大概会和琅琊王伯舆一起去狂喊那句肉麻的宣言。

给人写传记,给人拍纪录片,拍这样一部追梦青年行,是爱与自恋的混合体。自古知音难寻。再有创造力的才子,即使开创万世风情,写就数个宇宙的传奇,也是寂寞一人。有人给写《世说新语》的人是幸福的。

男主是少有的这么瘦但走起路来这么沉重拖沓的类型,不知是不是演员有意为之,为了凸现人物性格。男主的脸虽小,但大特写一给,大眼睛下面干净的皮肤,一片留白,又衰又灵。神谷就很利落,奇装异服如同自带的羽毛鳞片一样合身,一头卷发毛茸茸。

这集季节是秋天。只有这样干爽的季节才有想要夜晚走路回家的惬意。卫衣套风衣,牛仔裤。在夜风中驻足聆听街头歌手弹唱时,才会那么感伤。袅袅秋风动客怀。

摄影很讲究,构图,色彩无一不细,有匠心无匠气。他有在藏,用一些生活化的东西遮一遮掩一掩。这走得不是西方那种规整炫技的路子,很开心有这种风格和创作人存在。

电视剧被这些人精雕细琢至此,真是时代的进步。国内的审美落后太远了。不过作为电视剧而言,这前两集是有些平淡的。导演固然审美情怀超群,但是也是在冒险。我看的时候想,这个故事,如果是欧美来拍,必然要颓废万倍,黄赌毒一个都不会落下。放到日本,那种鹿一样的纯真,溪石一样的洁净就出来了。连戏里的西方路人都衬衫扣子扣抵喉头,染上禁欲style。寂寞有很多种模样,西方寂一种,东方寞一种。

虽说奢侈的品味需要奢侈的观众,不过奢侈品吗,各国都该有一点,我国的在哪儿啊!

ep3

冬天。

前两集记述季节纯粹是一时起意。现在看来直觉是没错。每集的季节感太强了。那种只有某种时间才会做的事情的感觉太强了。

这一集的冬天一点都不寒冷,虽然有事业停滞的困扰,一事无成不愿回乡又要接亲人电话的苦恼,新年夜无处可去流连公园被带到警察局的尴尬,但是生活给了德永纯净的情义。

那是小熊和小熊扭打在草地上的天真,是雏鸟在树枝上挤成一团的温暖,是小猩猩互相认真梳毛的无邪。是无牵无挂的少年时才能相逢的亲密友情。

Et in Arcadia ego, 我也曾有过田园牧歌的生活。那真是人一生的珍藏。有时回忆往事敝帚自珍时,也有如何能消受那些情义的感恩。我那些路遇又分散的朋友,如果可以,请原谅我当年的粗糙,只记得我们欢畅的时辰。

德永和神谷那些夜游,多么轻盈,多么充实,生命里无忌浪费的时光用来和有情人夜游最好。青春相遇点燃的火花会照亮一生。心都会渴着念: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德永和神谷之间的爱就是日语里的一期一会,心意相通,互承荣辱,情长话也长。想介绍他给身边人,想带他回家。德永在神谷说我是担心你喝醉会出事才让你和我回家后不再坚持。德永那一刻心里一定热乎乎的。然后神谷多么可爱啊!和他有关的一切都那么可爱,真树像是梦里的姑娘。三个人是那么合拍。这样奇异的关系竟然能维持平衡,这只能是时间奇异的仁慈,一期一会。但是阴影一直在,杂音一直在,微小的,微弱的,平衡只是一时,只是时间一个定格,一期只能一会。

作者导演演员一齐描绘这些细微之处,是很柔很柔的笔触,像少游的词,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细雨惹人愁。

ep4

秋天

过渡的一集。亏得这是netflix,应该是一次放出所有。不然这一集一集播,真是要担心收视率。

不过电视剧的形式拓展是存在的。电影和电视间的差别有一天定会被抹平。技术进步和资金投入会带来变革。以后应该只有长篇和短篇的差别。

上集是糖霜,这集就是糖霜下的酸山楂。挫败怀疑孤独,没有人不懂。

ep5

冬天

2004,德永还是穿着那件蓝色羽绒服出场。

然后就变了。银发,黑大衣,灰黑条纹围巾,人要衣装啊!而且我向来认为发型重要过妆面重过衣服。想要改变形象,绝对从头做起。

德永这样好像奇犽。

德永和神谷互发着短信,火花四溅。不敢想像对于孤独的德永,神谷意味着什么。如果我真是德永,那真是,只要我有,只要你要,倾其所有 。还好神谷有真树,不然感觉这两位男子怕是会迷糊焦灼。这真心不是腐眼看人,而是世上很少有爱不能侵蚀的东西。

火锅戏拍得太美好,忙碌的真树有种让人着迷的魅力,熟练,自信,稳定,不慌不乱,一切尽在掌握,劳动赋予人光芒。
ep6

2005,冬天。

没有了真树,世界混乱没有光芒。

日本人有时候搞得段子让我实在无法理解。神谷和德永去真树那里搬家搞得那一出算是我的认知盲点。性别差加文化差,不理解男人对自己下半身的好奇。

同样还有神谷把手伸到德永裤裆里取暖那里,这里已经是好理解了许多。你看没有了真树,他们开始混乱。

神谷越来越落魄,同一套衣服,演员穿着气势全无。好像关键点一个是脏一个是驼。

ep7

冬天。

七年过去。

在路上行走面对未知的焦灼。

要成功,人人都需要一点好运。

ep8

冬天。

卡住。

看到师傅染成银发就不忍看下去。两次暂停退出。可惜生活没有暂停键。

TBC

评论
热度(4)